• 纪录片《偶像》第一季感恩收官_浙江电视台公共频道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3-15 09:12 | 作者:深圳新闻网 | 来源:www.szftgk.com | 浏览:1200 次
  •  经过两个多月的播出,中国第一部独立音乐系列纪录长片《偶像》第一季于2019年3月7日完美收官。首集上线72小时观看量破800万,截止到发稿,在优酷纪实频道上线65天纪录片总热度超2518,观众评分8.6。

      第一季《偶像》历时324天,用5支拍摄团队,拍摄了12组独立音乐人,记录了“大量在角落中发光却不曾被定义过的音乐偶像”,揭开了中国的独立音乐生存现状。

    纪录片《偶像》第一季感恩收官_浙江电视台公共频道

      这是独立音乐人第一次以系列纪录长片的形式被推向大众视野。

     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独立音乐人曾与"偶像"坚壁清野,顽强生长出自己的样子。如今,在流量和资本都向市场倾斜的大潮中,人们才发现,那么容易抬起手臂,高喊出的“独立自由”,原来竟是最昂贵的东西。

      跟随《偶像》的镜头,你会看到很多那些站在光芒炫目的演唱会选秀,和娱乐经济大潮更迭之外,一群操着各地口音,创作力极强的灵魂歌者。他们“不合群”地唱着你我之辈的日常,以及聚光灯照不亮的乏味春秋和冬夏。

      1.独立音乐人的苦与酷

      “我爱你,亲爱的姑娘,见到你心就慌张……”二十多年一倏忽,姑娘永远二十出头,怀念着她们的吴宁越已过了不惑之年。从乐队成立至今,布衣乐队召来又送别了40余名乐手,乐队却依旧如同二十年前,打了鸡血似的赶场,但密集的演出似乎也换不来对等的报酬,吴宁越坦言,别人都认为布衣乐队很成功,但自己没有一分存款。

      2016年,网易云音乐出的一份《中国独立音乐人生存现状报告》显示,有68%的独立音乐人,在音乐上获得的平均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,收入来源主要来自演出和编曲及音乐制作。

      “其实没这么难,我们一帮穷光蛋在一起也挺开心。”吴宁越在纪录片《偶像》中说。如今42岁的吴宁越总是会被问,唱了这么久累不累,他为此写了一首歌《不累》,场场都要汗流浃背吼一遍作为回答。

    纪录片《偶像》第一季感恩收官_浙江电视台公共频道

      《我本布衣》

      二十四年前,年轻的吴宁越搞起了乐队,1988年出生的小伟那年7岁。小伟是蜗牛的家livehouse的主理人,可能因为长相稍显成熟,小伟偶尔还要澄清一下“目前为止我还是很年轻,不要让我的样子欺骗了你们,已经40往上的大哥就别管我叫哥了…”。

      都说岁月催人老,而忙碌的岁月让人变老的同时,却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。从第一次尝试演出到成为北京重要的民谣摇篮,数年时间在蜗牛的家匆匆而过。小伟刚做蜗牛的家那一年二十岁,现在,赵照说他像四十岁,苏遇说他五年整整老了三十岁。

      布衣乐队说:“小伟是超有念力又沉默办事的人,这一行全靠超强念力来成就,蜗牛的家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,从几十平米两年做到国内民谣先锋场地,再到一己之力推起众多音乐人,每一次突破都让人惊讶。”一直以来,小伟都在为打造最好的舞台而努力着,因为音乐是不死的梦想,舞台是不死的梦想。

      小伟说蜗牛的家就是为真正做音乐的人提供的,如果未来收益还行,可以为音乐人免费提供吃住行,票房都不分的。他是个商人,但这不妨碍他有梦想。

    纪录片《偶像》第一季感恩收官_浙江电视台公共频道

      《蜗牛的家》

      “有梦想谁都了不起,有勇气就会有奇迹。”这是2008年《北京欢迎你》里面的一句歌词。和布衣乐队一样来自西北的张尕怂,2008年并没有来到北京追寻梦想,但却从那一年开始,张尕怂带着一把三弦进行全国巡演,把西北的民间音乐带到了全国,他很自豪的说:“目前为止应该还没有人在巡演城市数量上能够超越我。”从此他有了一个称号——“西北民谣流窜犯”。

      十年过去了,西北民间音乐成为了他的符号,大大小小的电视节目参加过,选秀比拼过,也成为了纪录电影的主人公,算是小有名气的独立音乐人。但是,他从没有忘记西北这片土地,依旧每年花至少半年的时间继续行走在西北乡间小路上,一个一个的打听,一家一户的拜访,他希望把濒临失传的宝贵音乐财富继承下来,加上自己对音乐的理解、加工、创新,让更多的人听到属于中国、属于西北的民间音乐。

    纪录片《偶像》第一季感恩收官_浙江电视台公共频道

      《尕谣》

      穿过戈壁与黄土地,黄河最终流入到渤海,在西北的版图上,搜寻到比小众音乐更要冷门的西北民间音乐,而后最终会流入何方?也许是比西北更远的地方,甚至跨过了整个渤海。

      2.在生活的泥沼中,依然有人仰望天空

      这些独立音乐人行走、创作,记录自己作为芸芸众生一员的生活与兴叹。人们听着他们歌里唱的故事,因为共鸣而感动,但在这个推崇个性的年代没有人希望自己成为“众生”中的一员,鹤立于人群之上才是更多人所追求的。

      “斜杠青年”何教授,他既是个独立音乐人,又是一名普通炼油厂工人;既是个网红段子手,又是一名演员;年轻时候唱金属,现在唱民谣。他身份众多,听起来很酷,可他最想过的就是“傻日子”,每天工作结束和老婆坐在家里看电视,就是最好的日子,很开心。“高高兴兴活一辈子也是一种成功,没有梦想,没有追求,像傻子一样活为什么不行呢?很多人也确实这样活一辈子,你难道说人家不成功吗?”。

    纪录片《偶像》第一季感恩收官_浙江电视台公共频道

      《何教授和命运》

      结婚生子、柴米油盐、家长里短,每个人都说这是眼前的苟且,但如果不懂得普通日常的光辉,我们又将用什么去对抗生活的一地鸡毛呢?

      如果说何教授来自“人间”,麦子一定来自“天上”。90年代从西安来到北京,在中国摇滚乐最鼎盛的时期,混迹树村,20年后,他不唱摇滚了,乐队解散了,他拾起民谣,嗓音已开始沙哑。他没有上过班,誓言与这个金钱世界毫无关系,却仍然需要一日三餐,矛盾又执着的追求着“微”的奥义。达摩洞中打坐,却不想遁入佛门,对于麦子来说,这或许就是“苟且”之上,生活最理想的状态。

    纪录片《偶像》第一季感恩收官_浙江电视台公共频道

      《大师》

      就像即使我们生活在泥沼之中,但是有人依然仰望星空。星空是同一个星空,因为人的不同,而所看到的星空不尽相同。

      3.生长在“地下”的独立音乐人

      泥沼之下仍然存在着一群热爱独立表达的人。来自上海的说唱歌手Naggy和Mr.Trouble因为说唱歌手的身份比平常人更加勇于独立表达。

  • 相关内容
  • 2010-2018 深圳新闻网 版权所有 | 联系邮箱:2823013858@qq.com 赣ICP08001245号
  • 深圳新闻网_深圳第一新闻门户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