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一张照片、一段视频,为什么能让军人的父母热泪盈眶? 台北市长柯文哲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2-11 13:00 | 作者:深圳新闻网 | 来源:www.szftgk.com | 浏览:1200 次
  • 儿行千里母担忧。两则父母到军营探亲的故事传到网络上,引发热议:探亲探到哨位上的画面令人心酸而“泪奔”,主动请父母来军营“检阅”更是让很多人激动而“看哭”……

    不一样的感动,触动的其实是同一个问号:今天,军营与军人家庭之间应该如何互动?

    这也是个千古话题。无论是《诗经》里的“君子于役,如之何勿思”,还是唐诗中的“可怜闺里月,长在汉家营”,千百年来,营门与家门之间的距离、开阖、通达等状况,从来都牵绊着人心。

    前不久,国家国防教育办公室部署2017年全民国防教育工作,提出将出台《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营向社会开放办法》,引起社会众多关注和期盼。看网络跟帖留言,其中,有不少人是军属。

    今天,当我们与世界“接轨”,将军营向社会普通大众规范化开放的同时,如何更好地向一个个与军营密切相关的军人家庭开放,同样值得关注。

    在一定程度上,当军人穿行于家门和营门之间,完成从一种身份到另一种身份的转换时,家门里的人能否读懂营门内的事,直接关系着营门里军人的状态。

    什么才是军营的“正确打开方式”?一场“哨位探亲”提醒我们思考,从家门到营门还有哪些环节需要“打通”;“请家长检阅”收获的点赞,启发我们琢磨,如何让走进营门的“家里人”更多地被“打动”……

    有形的营门易打开,无形的大门难开启——

    来队20多天后,军娃鹏鹏恋恋不舍离开了爸爸的军营。这一次,鹏鹏看爸爸开坦克的愿望还是没实现。已经学会上网的他不明白,为什么电视里、网络上有那么多“爸爸的坦克”,自己却不能亲眼看上一眼……军娃鹏鹏想要打开的军营,需要先打开一扇“观念之门”。

    去年新训中,教导员张浩发现,自打部队通过微信公众号推送了大量关于新训的报道,来部队看新兵的家长比去年少了很多。不过,公众号留言中,家长们也提出想要了解更多的军营情况。如何满足这些需求,张浩仍然头疼……张浩想要打开的军营,需要继续开启“创新之门”。

    如今,便捷的交通已让关山不再遥远,信息网络也使军营变得愈发透明。我们应当看到,火热的“军嫂群”、涉军自媒体背后,军人家庭和社会民众想要深入军营、了解身边那个“当兵的”的需求也在与日俱增。

    当然,军营的开放总是有限度的。正如“哨位探亲”当事人所在武警部队某中队的指导员张宇清所认为,我们理解每一个军人亲属走进军营的愿望,但亲属也要理解,由于职业特殊性,军营不可能满足其所有的“打开”愿望。

    时下,当一个个军营“网红”很快“退烧”,当引发感动的军营个体重新在集体的背景中归于平淡,当前一刻还泪目点赞的网友在下一个涉军话题上“粉转黑”……面对这些,如何建立社会大众对军营理性、客观、稳定的认知,部队各级不容忽视。

    今天,找到军营的“正确打开方式”,无论是对军营本身,还是军人家庭、普通社会大众,都是一个值得思考和改进的课题。

    一张照片、一段视频,为什么能让军人的父母热泪盈眶? 台北市长柯文哲

    △咫尺之间,泪眼相看。画面主体间的构图空白,记录的是武孟杰和父母、弟弟的距离,也是军营与家庭、使命和亲情间的距离。图片来自中国军网网页截图。

    “哨位探亲”之后

    ——一张“网红”照片在警营内外引发的思考

    ■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罗 鑫 通讯员 王 博

    3月,全国“两会”期间,记者又一次见到了哨位上的武警北京总队十六支队下士武孟杰。此时,他和战友正担负一处代表委员住地的安保任务。

    武孟杰负责的是大门口验证哨。站在哨位上,他要做到对数十种行人和车辆证件一眼辨别真伪,和验证机一起构成保证大门安全的“双保险”。

    执勤过程中,行人和车辆川流不息。不过,似乎没有人认出这个军姿笔挺的战士,就是春运期间那个刷爆屏幕的“网红”武警——

    春节前夕,武孟杰的父母来北京办事,顺便探望儿子。在北京西站,他们见到了担负春运执勤任务的武孟杰。父母怕打扰儿子工作,抱着年仅4岁的弟弟,想远远看一眼就走,不料还是被武孟杰发现了。身在哨位,相距咫尺,却无法畅言,泪花在眼眶里打转,武孟杰举起右手向父母敬了个庄严的军礼……

    在春运回家的人潮中,一名战士以这种方式和家人团聚。这一幕被媒体以《妈妈,我在执勤,不能给你擦眼泪》为题报道后,瞬间戳中无数人泪点,武孟杰也成了一时“网红”。

    如今,一切重归平淡,“网红”事件在警营内外激起的涟漪,却给人留下了思考。

    一张照片、一段视频,为什么能让军人的父母热泪盈眶? 台北市长柯文哲

    “哨位探亲”过后,武孟杰在家乡很快成了个小名人。接到一个又一个问候电话,武孟杰能明显感受到亲人们的自豪和喜悦,但更让他觉得欣慰的是,大家对自己的工作有了更多的理解和支持。姥姥在电话中告诉他,“只知道你在北京当兵,没想到肩上的担子那么重”;妈妈对他说,“以前总听你说忙,我还不相信,现在懂了……”

    整个春运执勤期间,武孟杰都被这样的“幸福”包围。不过,他坦言,自己有时候也会冒出个念头:如果每个官兵的家属都能来队看看大家工作执勤的状态,身边战友在电话里头磕碰拌嘴的事,会不会少得多?武孟杰觉得,这次“偶遇”,能让父母看到真实的工作状态,其实挺幸运的。

    网络“爆红”之后,武孟杰也一度感到“压力山大”。有一段时间,每次上哨前,他都把皮鞋擦了又擦、肩章领花理了又理,“生怕别人认出自己,说咱形象不好”。时间一长,武孟杰担心的事儿并没有发生,但自己对“网红”事件有了新的认识:“人们感动不是只因为我,而是因为我们这个群体”。

    武孟杰意外“走红”,对他所在的中队来说是个“大新闻”,有些媒体还主动联系部队前来采访。在班长蒋帅看来,武孟杰就是大家的缩影,社会的关注,说明大家的工作得到了认同。

    “这是件好事,但是在给大家以正能量的同时,也不可避免地给中队官兵思想造成了一些波动。”中队指导员张宇清介绍,那段时间,有不少官兵的家长看到“网红”照片后,打来电话问能否也来军营看望孩子。

    张宇清有些为难了,“他们的心情我理解,但是执行任务期间,都来‘哨位探亲’,咋办?”第一时间,中队专门组织了一场教育,引导大家正确看待这场“网红”事件,全身心投入部队建设和任务执勤。

    “这张照片走红网络,暴露的其实是社会、家庭对军营还缺乏足够的了解。”武孟杰的故事,引发了很多战友的情感共鸣。

    武警北京总队十一支队四级警士长杨三春看到“哨位探亲”的新闻时,没能抑制住自己的泪水。他父亲在年前因病去世,父亲“看看你在部队都在干啥”的愿望,成了他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。

    杨三春所在支队常年担负着警卫守卫、押运押解等勤务,每逢重大任务便是“封闭式”管理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父亲把来队探亲的愿望延了又延。

    父亲去世后,杨三春才从亲人口中得知,父亲曾一个人来了趟北京,可听说部队正在担负重大安保任务,便没好提出上部队看看。父亲只知道儿子在北京当兵,但对其每天的工作,一直只有电话中只言片语的了解。

    “记得有篇关于军属来队的报道叫‘走近你,更能读懂你’,可‘走近你’其实真的不容易。”杨三春认为,“哨位探亲”对旁观者是感动,对当事者则有着一缕淡淡的无奈……

  • 相关内容
  • 2010-2018 深圳新闻网 版权所有 | 联系邮箱:2823013858@qq.com 赣ICP08001245号
  • 深圳新闻网_深圳第一新闻门户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