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从一所学校看腾讯教育TO B布局_钢笔洋子什么意思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4-15 11:19 | 作者:深圳新闻网 | 来源:www.szftgk.com | 浏览:1200 次
  •   2018年9月,腾讯内部架构调整完毕,将原有七大事业群调整为六大事业群,互联网行业关心的是腾讯如何做ToB,而教育行业更关心的是,腾讯ToB如何切入教育板块。

      腾讯进入到智慧教育领域,比其他企业偏晚了很多。

      教育信息化发展已有近二十年,2018年进入教育信息化2.0时代,这一年腾讯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(CSIG)的成立,从ToC向ToB转型,切入教育市场,“腾讯希望做好智慧化升级的’数字助手’。”——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汤道生曾谈道。

      行业里广泛流传着一个故事:对于腾讯的ToB布局,马化腾曾给过汤道生两个锦囊。一是要从C的角度来考虑TOB业务,这是腾讯做TOB业务最大的优势和合理性所在;另一个,为他提供各种资源,包括找张小龙争取微信入口。

      马化腾没有食言,在智慧教育项目中,几乎所有的端口都可以通过微信扫码完成。

      这意味着什么?

      在天津市和平区,多知听到了这样的答案,“不用下载多个APP,在内部进行调用能看到我想用的东西。”、“家长、老师‘零培训’,所有操作流程和朋友圈一样。“

      微信入口为腾讯的智慧教育带来了无限的想象力。

      做教育数据的“打底人”,链接各应用产品

      虽是后入局者,但腾讯看到了自己的优势。

      “从技术型、互联网型公司的角度去研究教育信息化2.0,其核心点可以概括为大数据的采集跟应用、人工智能在整个教育信息化领域的应用、教师队伍建设以及打通学校数字化学习各环节等。”腾讯智慧教育产品负责人付金懋对多知网介绍。

      “我们把教育信息化2.0真的实践起来,需要‘大数据打底’,必须有数据,我们才能进一步形成一个个性化的学生画像,老师才能精准教学。

      腾讯擅长“打底”,而教育信息化的难题在于长期“无人打底”。

      从1.0时代跨入到2.0时代,教育信息化比较显著的变化在于从“三通两平台”变为了“三全、两高、一大”。其转变的原因主要在于,1.0时代产生了大量的数据孤岛,没有统一的数据标准和好用的数据平台。

      这样的情况对于一直在积极探索教育信息化的天津市和平区来说,尤其明显——在过去的很多年里,学校的探索经历越多,其数据孤岛的问题越发明显。

      在和腾讯合作之前,和平区教育局使用了4个教育信息化厂商的产品,形成了4套数据,但数据彼此之间相互不能打通。“只有搭建底层数据平台,才能保证’一数一源’。”天津市和平区教育局主任卢冬梅说。

      ”打通“的需求,成为了教育局及区内各学校之间的共需及当务之急。

      通过腾讯,天津市和平区教育局搭建了底层数据平台,让所有的应用无论厂商,都从这一底层数据平台上面来获取基础数据。

      “就是谁跟谁都不割裂,谁跟谁也不竞争。同一款产品,我们可以用多个,也可以给基层学校选择,学校自愿选择,即使和平区整体推了某个项目,也不会作废学校原使用的项目。

      而在打通的基础之上,生态圈便可以开始形成。

      ”不久的将来,和平区的中小学将完全接进数据平台,届时,包括所有的老师、所有的学生、所有的家长,大家都将在一个共同的生态圈里。“卢主任说。

      生态圈映射到日常的工作中,在同一个生态圈、同一个数据平台、同一套数据标准的体系中,天津市和平区的信息化探索将尤其依赖数据。

      我们开始用‘两条腿’走路。卢主任介绍:

      第一,无论做什么,都沉积下数据,并对这些数据进行分析,再反哺回去;第二,采取无感知数据采集或跟随日常工作“伴随式采集”,不额外采集。

      反观腾讯智慧校园的核心——第一、提供顶层设计的框架;第二、连接了内外部资源;第三、让数据和应用连接起来。这层逻辑贯彻在每所合作学校的信息化探索中。

      数据为王

      城市在扩大,人口在集中。大城市中心城区的学校都面临着类似的情况:如何在一个高密度的环境里面,对孩子进行强有力的管理。

      在恢复高考以后将近四十年的时间里,和平区的教育水平在天津市始终处于领先地位。而在天津人眼中,孩子进入和平区的任何一所学校,无论学校规模大小,家长都希望是在接受天津市最顶尖的教育。

      天津市76%的历史风貌建筑和名人故居聚集在和平区,这里也驻扎着一批百年历史的学校。

      天津市和平区教育局主任卢冬梅形容,如果天津是个“狗不理包子”,那老城区和平区就像是里面的馅儿。处在中心城区,和平区并不具备地理环境的优势,学校所在区域拥挤,没有任何拓展空间。

      走进十九中学,亲身经历这样的情况:学校门前一条老街道——河北路,往前延伸是金街银街、滨江道和和平路。走在这条街上,身边是车流穿梭的单行道马路,从马路踏上马路牙子一米后,就算进入了学校大门。

      

    \

      (学校俯瞰图)

      这所学校有多大?

      学校的主体只有一栋楼,囊括了办公楼、教育楼的功能,除此之外还设有保安室、食堂、实验楼、体育场,也算是“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”。

      2015年,在教育局的推进下,十九中开始尝试用数据化的方式对学校进行数据挖掘。十九中采集学生数据的方式,主要有两种:一是通过学生携带的校园卡,校园卡的代表了学生的学号、ID、性别等用户画像;二是通过纸质扫描录入信息。

      在抓取的数据中,虽然一些数据不直接和教学相关的看似“无用”的数据,但可以窥见学校管理中的难点。

      十九中对采集数据进行了分析。

      (1)到校时间

      每天早上,当学生从校门口路过时,门口的采集器会自动采集一条学生入学数据。

      在一所学校里,“谁早来、谁晚走”的行为与其学业表现是否存在关联?

  • 相关内容
  • 2010-2018 深圳新闻网 版权所有 | 联系邮箱:2823013858@qq.com 赣ICP08001245号
  • 深圳新闻网_深圳第一新闻门户网站